【资产证券化实例】扇贝无言 谁来解獐子岛巨亏疑团?


发布时间:2021-05-11 06:51:52 阅读量:816 作者:敬洪

一名大连海洋养殖专家证实,养殖扇贝买苗兑沙的问题,这在苗种行业非常普遍,1万尾苗有7000尾就是好采购,“有七成的话就是你的采购能力很强,也可以理解那3000尾苗对某人有好处,1万尾苗拿到4000尾或者5000尾,那是很正常的资产证券化实例。”

“国内海洋养殖第一股”獐子岛超百万亩虾夷扇贝突然“报废”,扇贝“因灾”绝收,造成三季度巨亏8亿多元,震惊中国资本市场。对于在股市打假风口浪尖上飞出的令人瞠目结舌的“黑天鹅”,新华社记者在辽宁、山东、北京等地对企业、养殖户、科研机构和专家进行了采访。记者调研发现,虽然獐子岛将扇贝绝收巨亏归结为“天灾”,但是上市公司靠天造假的疑点多多,一些扇贝说不出的“秘密”需要彻查才能给股民一个交待。

一个“冷水团”为何说法迥异?

长期以来,股市中的农林牧渔上市公司,一直受困于靠天吃饭的窘境。在獐子岛宣布巨亏的同时,“冷水团”被立即抛出,成为亏损主因。但记者调查发现,“冷水团”对虾夷扇贝的影响并不像上市公司所说的那样绝对。

在獐子岛的说法中,中科院海洋所10月21日的“灾情认定”被认为是一个科学证据,海洋所所长助理刘鹰10月31日更是现身獐子岛说明会。

然而,当事态扩大之后,中科院海洋所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这家科研机构11月4日一再对记者强调:獐子岛所引用的会议纪要是海洋所针对獐子岛扇贝减产所作出的几种可能性分析,当时并不知晓其扇贝已经绝收。

记者查阅会议纪要发现,中科院海洋所提出了扇贝减产的四种可能,包括今年前8个月的水温日变幅、6至8月下旬底层水温变化、贝类饵料生物生长、饵料藻类质量下降等四个方面,真正涉及8月份“冷水团”的只有一项。

多位海洋专家和水产专家表示,对于獐子岛所说的“冷水团”,这种自然灾害来没来过,“杀伤力”到底有多大等问题仍存争议。一位海洋预报专家说,“冷水团”影响范围每年都不一样,范围大时会影响成山头以北及渤海海峡、辽宁丹东和朝鲜半岛西侧海域,范围小时只在海槽附近海域,距离陆地很远。现在对“冷水团”还只是业务研究,没有纳入海洋常规监测,因此还没有数据表明“冷水团”影响范围大时距离海岸线到底有多远。

记者注意到,在损失发生前后,獐子岛对于灾情监测的说法自相矛盾,令人顿生疑窦。

此前,在向股民融资时,獐子岛2013年曾信誓旦旦地说:“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然而,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4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却表示:“‘冷水团’风险无法识别”,“我们虽然作监测,但没有高端的系统数据,海洋科学家都不能及时测出。”“大家都不明白,我们觉得很委屈。现在‘冷水团’说不清楚,底播增殖说不清楚,海洋牧场说不清楚。”吴厚刚感叹。

一个“冷水团”,说法前后矛盾,究竟哪一个是真相?是谁在说谎?

缘何只有獐子岛扇贝绝收?

獐子岛超百万亩虾夷扇贝绝产,当地其他企业是否也会严重受灾?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当地其他一些海产品养殖企业和个体养殖户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绝收减产。

“这次扇贝的事儿是看电视才知道的。”一位獐子岛居民告诉记者,獐子岛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公司说了算。这位居民透露,獐子岛刚上市那几年每年每人能分红两三千块,去年已经降到700块。同处北黄海的一家从事贝类、参类海产品加工的企业负责人说,他的企业常年在这一区域收购海参、扇贝,但今年并没有听说有养殖企业或养殖户因“冷水团”遭受大的损失,从相关产品的价格看,也没有出现明显变化。在与獐子岛隔海相望的烟台,多位养殖户对记者说,没有听说北黄海“冷水团”会对海水养殖有这么大影响。烟台牟平区养殖户孙怀存说:“没有听说过‘冷水团’。虾夷贝喜欢低温(不超过23摄氏度),港湾贝喜欢温度高一点(可以到25摄氏度)。烟台长岛县扇贝收购商田世建也表示,长岛县是烟台市的扇贝养殖大县,今年虾夷扇贝普遍产量较低,但没有听说过“冷水团”。

与獐子岛同一海域的海阳岛也未遇到“冷水团”问题,为何“冷水团”独独钟情獐子岛,吴厚刚的回答有些不知所云:“我们有监测平台和数据,不应该说不知道海阳岛的情况”;“我们也不是所有水田都受灾”;“我们知道他们情况,我们帮他们规划的”资产证券化实例。

会计师意见是否可信?

作为个人投资者,股民不可能都到公司实地察看,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意见十分关键。在獐子岛事件中,大华会计师事务所10月31日进行了专项说明。

然而,这样的证明是否可信?会计师是否知晓真相?在采访中,吴厚刚透露,因为受到天气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在抽测盘点时,会计师只能选几个点参加。“我们选90个点,他只能跟几个点去盘点。”“我们10月份这次大约花了一个月时间盘点,由于大浪等原因,会计师只有3天能下海去监盘。”吴厚刚说。

105万亩,30天,会计师去了3天。这意味着会计师可能只掌握了不到10%的情况,基于如此现场监测的会计师意见难以令人信服。

普华永道中国财务学院总监解非说,农林牧渔上市公司存货对监盘的专业要求很高,会计师去盘点移动的生物资产时,经常遇到上市公司造假忽悠,会计师自己出海去打捞鱼虾扇贝等存货几乎不可能,更别提是损失后的存货。

而受雇于獐子岛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并非历史清白资产证券化实例。经证监会调查,此前,在新大地一案中,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及其注册会计师在为新大地IPO提供审计鉴证服务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出具的审计报告、核查意见等文件存在虚假记载。

海底究竟播了多少苗?

有岛民向记者反映,獐子岛在播苗时存在掺沙子的情况,这会导致实际播苗数量远低于财务报告中的数量。对此,吴厚刚避而不谈。

多位獐子岛渔民告诉记者,扇贝苗问题很大,不仅是沙子的问题,质量也参差不齐,近年来獐子岛扇贝的品质在下降,价格也卖不上去,捞也不好捞了。

按照獐子岛方面提供的数据,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每亩投放平均6500枚苗,那么105万亩海域就需要投放68.25亿枚扇贝苗。按照当地行业规则苗种掺假率最低的30%计算,那么实际投放数仅为47.775亿枚。按照獐子岛所说的每枚苗0.08元计算成本,账面采购成本为5.46亿元,而实际购得苗的价值3.822亿元,账面成本与实际购得苗的成本价差为1.638亿元。这意味着,即便是没有巨灾,三年前播下苗种的时候,獐子岛就注定难以实现7.35亿元成本应该带来的价值。

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疑点重重。真灾情也罢,假损失也好,市场需要真相,监管层需要彻查。

(记者赵晓辉、刘开雄、高亢、杨毅沉、张旭东、腾军伟、王宇)

扇贝 獐子 记者

上一篇: 苹果市值盘中破6000亿美元 再度创下新高

下一篇: 多伦股份改名匹凸匹涨停 专家:改名迎合散户投机心理

网友评论:

来自滁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我自以为的坚强,在重逢你的那一刻,如数瓦解。回复


来自同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你其实不是怕高,你只是怕坠落。回复


来自威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凡事皆有代价,快乐的代价便是痛苦。回复


来自乐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有些人,在不经意间,就忘了;有些人,你想方设法,都忘不了。回复


来自南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什么都没忘,不提,是因为有些事只适合收藏。回复


来自富锦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数大」便是美,碧绿的山坡前几千隻绵羊,挨成一片的雪绒,是美;一天的繁星,千万隻闪亮的眼神,从无极的蓝空中下窥大地,是美;泰山顶上的云海,巨万的云峰在晨光里静定著,是美;大海万顷的波浪,戴著各式的白帽,在日光里动盪著,起落著,是美;爱尔兰附近的那个「羽毛岛」上栖著几千万的飞禽,夕阳西沉时只见一个「羽化」的大空,只是万鸟齐鸣的大声,是美。回复


来自临夏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希望有人懂你的低头不语,小心翼翼守护你的孩子气。回复


来自张家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生活就是这样,脚长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就对了,直到向往的风景,变成走过的地方。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演出,踩着别人的脚印,开辟出自己的领土。回复


来自高碑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每个人就像是一个纸杯,知识涵养像杯里的水。别人不会看到你杯子里的水,别人看到的只是溢出的那一点点。当你内涵溢出的时候,自然会被发现。回复


来自南京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