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从业资格 考站】西安世纪盛康1亿元索赔案开庭 牵出伪造公章案


发布时间:2020-11-26 03:28:20 阅读量:9628 作者:岩乐

在“3证券从业资格 考站.20董事会”召开之后,世纪盛康公章、财务印章、法人印章等五枚印章都被赵炳贤拿去保管。原始股东吴芳、舒满平尽管控制了工厂,掌控了机器的生产和产品支配权,但由于印章和对公账户都在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企业的销售、回款等都无法正常进行,因此,拿回印章或刻制新的印章成为当务之急。

开庭出现戏剧性一幕 法人自己告自己

“自己告自己,法院是受理还是不受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在审理“世纪盛康案件”时,就遭遇了这戏剧性的一幕。

原告方中证万融医药投资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大型医药投资集团,被告方为西安世纪盛康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陕西西安户县,专业从事泌尿与生殖健康产业的现代化高新技术中药企业证券从业资格 考站。中证万融为世纪盛康的控股股东(持股70%)。2014年3月20日,由代表小股东利益的副董事长吴芳提议召开了董事会,在这次具有极大争议的会议上,罢免了赵炳贤的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代表的职务,并选举吴芳取而代之,同时还任免了多位高管。

通过这次会议,大股东中证万融被彻底踢出世纪盛康的经营和管理之后,中证万融于是向西安中院提请撤销“3.20会议”的决议,同时向小股东提出了1亿元赔偿的诉讼。西安中院受理了中证万融的诉讼,并安排于6月30日开庭公开审理此案。

到底谁派的律师有效?

在6月30日的一审开庭确认原被告的身份时,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在介绍被告时却出现了两个律师代理人:一方是由赵炳贤委托的大成律师事务律师,另一方则是小股东吴芳等人委托的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律师。而原告律师同时将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律师作为第六被告人告上了法庭,认为其代理人身份不合法。到底应由谁来作为被告一方的代理律师?为此法庭不得不经过短时的休庭合议之后,以没有冲突性为由,认为自己告自己就没法审理案件,把赵炳贤委托的世纪盛康的律师请下,由小股东委托律师作为被告继续审理案件。

对此,中证万融的委托律师和赵炳贤委托的世纪盛康律师均提出了异议。原告委托的律师认为,中证万融和世纪盛康都是依法设立的公司,原告方不认可自己告自己这一说法。其一,赵炳贤无论担任多少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都独立行使公司的职权,不存在自己告自己,也不存在权利规避和重合的问题,以及法律不适当的问题。其二,本案讼诉的一个重大事实是,吴芳等人3月20日召开的会议是违法的会议。这是导致双方争论的最大焦点问题。因此不应得到民事诉讼代理的认可。不过,在之前的有关法院判例中,也出现过自己告自己,最后被法院受理而正常进行审理的情形。

赵炳贤委托的世纪盛康律师认为,世纪盛康应该以赵炳贤为法人代表进行诉讼。中证万融和世纪盛康乃依法设立,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根据工商登记的公示,世纪盛康的法定代表人为赵炳贤,并且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获得了赵炳贤的授权,从实体上以及法律规定的程序上赵炳贤是世纪盛康的法定代表人,其行为代表的是世纪盛康的行为,理应由大成律师事务所作为诉讼代表人。

不过法庭最后没有采纳两位律师的建议,最后,赵炳贤委托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只好到旁听席参加旁听。

双方激辩“3.20会议”是否合法

在质证之前,原告提出变革诉讼求,将赔偿额提到了1亿元。由于超过了西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范围,西安中院决定只审理了第一项诉讼请求,即撤销董事会决议的请求。

原告质证之前,提出一个申请:请求法庭将赔偿1亿元的诉讼移送至陕西高院。超出了西安中院的管辖范围,并且本案5名被告,即3.20会议所选出的董事吴芳、舒满平、曹凤君、金恩淑、蔡孟杰,及第六被告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原告律师同时提出,考虑到只有共同在法庭上才能阐明事实,便于法庭查明事实,如果分割诉讼,不便于法庭查明事实,也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所以提出了两项要求:一是将撤销董事会决议案移送陕西高院审理;二是将变更的法律诉讼请求并案审理。西安中院当日只审理了第一项诉讼请求。

在6月30日的庭审中,原、被告围绕“3.20会议”是否合法,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并展开了激励的辩论。而案件的焦点则集中在会议召开的理由正当性以及当天参会人员的合法性与否。

被告吴芳等人当日召开会议的理由是,世纪盛康在生产经营管理上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公司连续两年多时间没有召开股东会和董事会,严重违法了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为了解决公司生产经营管理中的问题,在赵丙贤董事长不能或不履行职务的情况下,以副董事长身份,依照公司法相关规定召集各董事参加公司董事会。当日按的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一是研究解决目前公司生产经营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二是研究决定公司重要人事调整和聘任问题。

对此,中证万融出具了一份具有220多页的有关赵炳贤对世纪盛康公司进行管理的OA办公记录,证明其一直正常履行董事长职务,对盛康公司就行有效管理,使盛康公司一直处于良好的生产管理秩序之上。原告律师认为,“盛康公司董事长职务是经过工商登记和公司章程载明的,合法有效,进一步证明了被告6被授权的非法。”

被告律师认为OA记录证据内容不合法,按照公司章程规定,董事长的职责是召集召开董事会,具体的管理是总经理的职责,非董事长干的活。原告OA系统更不能证明在履行董事长的职责。但是,被告律师则认为,按照公司法和世纪盛康章程,董事长的职责不仅仅是召集会议,还有经营管理的职责,OA系统的签字上面也有曹凤君的签字,这也进一步证明了赵炳贤很好滴履行了董事长的职责。所以,被告一方面以此为理由召集召开的董事会站不住脚。

在当天参会人员的合法性方面,双方争议比较大的是曹凤君、金恩淑和蔡孟杰三人是否具有董事资格。因为在当天的参会的5人中,除了吴芳和舒满平之外,这三人都投了赞成票。而根据中证万融的说法,参会的金恩淑、蔡孟杰已经于2011年辞去所有职务,参会的曹凤君此前因严重违反理念制度,严重违背作为职业经理人基本的良知和操守,已经被停职,因此这三人都不具有董事的资格,更无权参加涉案3.20所谓的董事会会议并表决,其行为非法。

原告向法庭出示了金恩淑、蔡孟杰带有本人签名的辞职信,以及2013年世纪盛康公司作出了变更曹凤君、金恩淑和蔡孟杰的股东会决议书,和2014年4月11日向户县公安局报备了13年10月28日股东会的决议。中证万融认为,3人已经辞去了公司的董事。而截至6月30日清晨,被告方从未提交撤销该决议的请求,被告方目前已经丧失了撤销该决议的权力,该股东会决议已经生效。赵炳贤、王洪飞、吴芳、舒满平在换届选举之后已经获得了连任董事的资格。

在法庭上,金恩淑表示辞去的是中证万融的董事职务,而不是世纪盛康的董事,并对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蔡孟杰表示文件中的签名非本人,要求法庭进行鉴证,并认为原告有涉嫌伪证,对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原告律师对此回应称,“对方律师多次提及伪证,原告保留追究诽谤的权利。对方说伪证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并且没有向法庭说实话,是对董事会决议的否定,言辞证据的法律效力要低于书面证据。”

而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市公司益盛药业发布的多份公告,蔡孟杰早已在益盛药业任职。到底是辞职后重新找的工作,还是在外面做的兼职?一人在多家公司任职,是否有违上市公司的规定?对于这些问题,蔡孟杰在当天的庭审上并没有做出回应。

到底谁说的实话?到底谁在说谎?到底谁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和刑事责任?……这些扑朔迷离的问题都有待于法庭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做出进一步的审理,最后给出公证的裁决。

不过,在整个庭审的过程中,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原告律师在案件陈述和举证的过程中,特别是庭审前半段,经常被法官给打断,而被告律师则很少遇到这一情况。二是被告很早就收到了原告方的证据资料,而原告在庭审当天才收到资料。当天法官给出的回应是,早已经寄出,这么久才收到是因为原告方律师提供了错误的名字,最后被打回来而耽误了时间。原告律师直接回应称肯定给出的是正确的名字。这其中到底是何原因导致了资料的延迟传递,委实需要有关方面去做进一步的调查。而在原告律师的强烈要求之下,法庭合议后给原告方7天的举证宽限期

案中案:小股东难洗伪造公章嫌疑

在当日庭审证据举证的过程中,被告承认刻制了新的印章,理由是赵炳贤拒不归还,影响到了公司的业务运转,这一行为是3.20会议通过的内容。但原告律师出具的一份证据,将被告推向了非常不利的境地。根据公证机关的公证显示,3月19日,5被告方在陕西西安印章管理信息系统中,备案公示世纪盛康公章。中证万融代理律师认为,“被告人自称是3月20日董事会后刻制了公章,并且刻制这一内容是会议确定的内容,这证明是先刻章后开会,这违反了印章刻制等法律规定。恰恰证明了前五名被告是一个非法的民事行为,应追认伪造印章的犯罪行为。”

此前,舒满平在接受《证券市场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证万融3月21日将我们所有公司营业执照、财务公章及票据都抢走了,我们已经报案并登报声明了,且在董事会同意且通过决议后才重新刻制公章的,这是合规的,用新刻公章与世纪金花签订代销协议没有问题证券从业资格 考站。”

尽管被告认为刻制新印章理所当然,但是目前的证据和线索,却对他们非常的不利。

首先,则是新刻制公章的备案时间早于“3.20董事会”召开时间。如此则造成两个困境:一是在董事会决议前就伪造公章,明显违背法理,当事人很难洗脱伪造公章的嫌疑;二是表明包括“3.20董事会”、以及刻制新印章等行为,似乎早已在被告一方的谋划之中,“3.20”只是计划公开化的一个重要节点而已,这难免让人进一步怀疑当天召开的董事会的理由的正当性以及合法性。

其次,在“3.20会议”存在重大争议的时候,是谁放行为原始股东刻制新印章办理了备案手续,这其中是否存在失察的渎职行为,或其中是否有行贿受贿的行为?这些都有待公安机关进行进一步的立案侦查。

根据中证万融的表述,在4月初中证万融发现有人冒用世纪盛康公司印章发出虚假通知、变更建行账号、进行法人授权等行为之后,立即向户县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要求对嫌伪造公司印章罪的吴芳以及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卜琳等人,依法进行立案侦查。但到目前为止,进展仍然比较缓慢,仍然坚持以治安事件进行处理。这其中是否存在有人因为个人利益抑或受到了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而阻挠拖延案件的办理,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是,无论是从案件的可疑度,以及造成的影响和涉案的金额来看,公章案仅仅以治安事件进行处理显然都有失妥当。

关于刻制印章的要求,法律上有这样一条规定:“任何人补刻新公章都需具备单位公章遗失补刻报警回执、刊登公章遗失声明的报纸、公安机关出具补刻公章证明或《营业执照》副本原件和复印件各一份、法定代表人和经办人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各一份、法人授权委托书等资料。”

法律界人士也认为,公司更换公章的,必须经过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意,按照国家规定经公安机关许可,并向工商部门备案,只有经许可并备案了的公章才具有合法性,“更换公章的行为不能因董事会通过就合法,必须拿相关证件去公安、工商部门办理相关许可、备案手续”。而根据《公安部印章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至三十三条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发现可疑情况或者案件线索,应该依法调查处理,并对违规违法经营行为进行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原始股东面临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风险。

第三,在公章刻制存在重大争议的时候,原始股东运用新刻制的公章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如果公章最后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刻制,不仅相关责任人需要承担伪造印章的法律责任,更为严重的是,还可能要面临巨额经济损失的赔偿责任。

根据中证万融提供的世纪盛康药品销售清单和说明显示,在“3.20会议”之后至6月6日,经初步计算,世纪盛康共销售了360多万支注射液,销售收入达到1.77亿元。而查询世纪盛康的对公银行账户,2014年3月1日到5月1日货款汇入公司情况,上述销售款项没有一分进入账户。原告认为这给世纪盛康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正是基于此计算,原告向被告提出了1亿元的赔偿诉讼请求。

中证万融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吴芳、舒满平等人接管世纪盛康以来,工厂加大了生产力度和出货频率,目前各地医药市场都已经出现了世纪盛康3月21日以后生产的肾康注射液等药品。

“吴芳接管工厂时,库存药品‘肾康注射液’有70多万支,生产线上有100多万支,共200多万支。200多万支价值1.2亿左右,原材料库存有二批次,具体数量不详。”中证万融董事王洪飞表示,在无专业人士监控下,新生产药品无法去保证原材料的安全性,产品销售出去后极可能带来极大的社会危害性。

新药销售带来的风险,以及通过金花化玻代销,停留在金花药玻账上的数亿元销售款,最后如何处理?这一项项问题,世纪盛康原始股东可能都得去一一直面。(茉莉)

世纪 盛康 西安

上一篇: 大盘调整趋势未改 下跌空间有限

下一篇: 券商新春短期理财也“疯狂” 最高年化收益率达6.6%

网友评论:

来自三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6

动了真感情的人都会喜怒无常。回复


来自攀枝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6

有时候,哭泣,不是屈服;后退,不是认输;放手,不是放弃。摔倒了又怎样,至少我们还年轻!还会擦干眼泪继续前行!回复


来自老河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6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回复


来自敦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6

一生一世的爱情,并不是嘴上说说的。如果承诺有用,就不会有那么多分离。如果只靠感情有用,就不会有那么多背叛。把爱挂在嘴边,不如把人放在心上。回复


来自北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6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回复


来自奉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纵使喝醉酒满嘴胡话,也有一句好想你发自肺腑。回复


来自漳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我身上必定有两个自我。一个好动,什么都要尝试,什么都想经历。另一个喜静,对一切加以审视消化。回复


来自泉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没有谁会对谁好一辈子,只有自己不会委屈自己。回复


来自双滦区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没有爱的生活就象一片荒漠,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要“学会爱别人其实就是爱自己”,让爱如同午后阳光温暖每个人的心房。回复


来自宿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大部分萌姑娘、软妹子的表象之下,都拥有一颗抠脚大汉的强壮内心。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