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龙桥教育】大学肄业生边开店边蹭课 曾因不上不喜欢课挂科


发布时间:2021-01-17 21:22:38 阅读量:18098 作者:燎段

在他的火锅店里,服务员的名字叫“体验员”长春龙桥教育。客人来坐下后,“体验员”会戴上白手套,先给客人传授一些吃火锅的常识。包括营养搭配、荤素搭配,先放什么配菜、再放什么配菜,如何喝汤、如何吃肉等。一通介绍下来,感觉“体验员”不再是端茶倒水的餐馆服务员,而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中医。

喜欢的课,认真学习成绩优异

不喜欢的课,一律不上统统挂科

名校肄业生边开店边蹭课长春龙桥教育

高考以620分的成绩考上名牌大学,却因为有些课“没有用”而选择辍学。

肄业半年多了,当同班同学都在令人羡慕的岗位里努力工作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08级市场营销专业学生穆鹏也在自己开的火锅店里坚持着梦想。

“自由是男人的脊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反复提到这句话。

经营火锅店,他很有一手

昨天中午12点左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西门外的小巷里,人流如织。

穆鹏的火锅店就处在巷子中间的一个小岔道上,门面不大,但引人注目的是店外的玻璃墙上,贴着一些颇有艺术感觉的宣传语:“我是财大的毕业生,我保证店里绝对不用地沟油……”

火锅店装修非常别致,红白颜色主打,室内的挂饰感觉有点像江南水乡。消瘦的穆鹏就坐在店门口的收银台边,微笑地看着自己的顾客。

这个火锅店,没有一般的火锅店里那种高声喧哗、觥筹交错。而是像一个咖啡馆,悠扬的轻音乐、复古的小玩具,让顾客很快能找到童年的感觉。

“我是财大08级市场营销专业学生,不过我拿到的是肄业证。”穆鹏一边熟练地泡茶,一边和记者交谈。

2008年,穆鹏在老家贵州以高考620分的成绩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录取。“我当时很想上中山大学市场营销专业,但后来看到财大,就填报了这个学校。”

自小特立独行的穆鹏没有想到,到了武汉,他走上了一条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求学路。

上喜欢的课,他如饮甘露

中南财大辅导员汪梅芳老师是穆鹏大学生活的见证者。这个被学生称为“汪妈”的人说:“穆鹏从一进大学开始,就显得与众不同。军训的时候,就非常积极。当时,学校有个‘情商学会’,他一进来就加入了这个学会。”

穆鹏选择“情商学会”不是一时冲动,在他看来,情商决定一个人的一切。在学会里,他工作很卖力,在大二的时候还当了会长。

不过,让“汪妈”对穆鹏印象深的还不仅仅如此。在大学,一般学生都不愿意在教室坐第一排,穆鹏例外。在心理学、管理学的课堂上,穆鹏每次都早早来到教室,“霸占”第一排的位置。上课的时候,他听讲也非常认真,笔记做得工整异常,遇到不懂的问题,他还主动在课下和老师交流。

除了上自己专业开的课,穆鹏还喜欢到别的专业“蹭课”。“大致统计了一下,我蹭过课的专业至少也有10个。”穆鹏说,他梦想着能自己创业,觉得所学的市场营销专业只是一个创业的基础。要想在创业中游刃有余,就要懂得诸如经济学、管理学、美学、设计学、营养学、养生学等更多的知识。而这些知识,是自己的专业课给不了的,必须去“蹭课”。

不喜欢的课,他直接逃掉

大一学期末,问题来了。“有些课我很喜欢上,但不喜欢考试。”穆鹏说,“每到最后,老师就会划重点,让我们背知识点。我觉得这是对知识的侮辱,所以干脆不考。”

喜欢上的课,穆鹏每堂都不落下,虽然有些课最终不愿意考试。但对不喜欢的课,他则直接逃课或者挂掉。

有一件事情“汪妈”记得非常清楚。“大一期末考数学的时候,我看到他半个小时就交卷了,就问他考得怎么样,他回答说还行。结果我找了个数学老师到考场里一看,啥还行,他完全没有做。”

王海青是穆鹏的同班同学兼室友,如今已经在上海大众汽车集团上班。他说:“穆鹏喜欢逃课,很多课都不上。上这些课的时间,他要么到别的班蹭课去了,要么在图书馆看书。”

这点得到了穆鹏本人的印证。“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那里有我喜欢看的书。可以说,本科那几年,我在图书馆看书的时间绝对比一般的研究生都要多。”

在大学是要计学分的,为了能修到足够的学分,穆鹏甚至自己在教务部的选课系统上,自己动手修改课程表,把自己不愿意上的课统统删掉,换上喜欢上的。

在分水岭,他选择辍学

大三下学期,穆鹏的功课亮起红灯,他挂掉的课实在太多了。没有办法,“汪妈”只好联系上穆鹏的父亲,到学校商量下一步计划。

穆鹏的父亲是当地的一名货车司机,儿子从小学习优异,是他的骄傲。他万万没有想到孩子到了大学,会是这样“调皮”。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汪妈”告诉父亲:“穆鹏现在明显心不在学习上,照这样下去,他是不可能完成学业的,建议休学一年。”

老师的这个建议,穆鹏欣然应允,父亲见他如此,也只好作罢。

休学一年,对于穆鹏来说,就像鱼儿见到水一样,他马上将他3年里学到的知识用到创业实践中去。

他的第一份创业计划是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视频工作室,虽然赚到了一些钱,但没有坚持多久。第二份创业计划是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结果大败而归。

去年,父亲给了他17万元钱,助他在中南财大附近开了一家火锅店。这家火锅店,他用尽了心思,目前生意很不错。

去年7月,一年的休学期满。穆鹏没有选择回校学习,而是放弃了毕业证,拿到一张肄业证,证明自己曾经是财大的学生。

虽然肄业了,但穆鹏始终选择住在学校附近。只要有时间,他还是会到学校里继续“蹭课”。在他看来,学习是终身的事情,只要是自己喜欢、对自己有用的课,他会一直“蹭”下去。

好友王海青是大众眼里的“就业明星”,但他却很羡慕穆鹏长春龙桥教育。“说实话,我还是很羡慕他,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

王海青说,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拿得到毕业证,才能在社会上找到好工作。

“穆鹏可以说是现行体制下非常特别的一个人,往往大众认为这种人不学无术、不是好学生。但我恰恰认为他是好学生,他比其他人更爱学习,更会学习。”(记者翁晓波 通讯员马迪思 实习生徐秀)

开店 成绩 火锅店

上一篇: 媒体谈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不鼓励但不能抹杀

下一篇: 高校院长乘敞篷奥迪车阅兵 称是军训单位安排的

网友评论:

来自永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在外的伤痛总能痊愈,而我,从此是个带有内伤的人,一生一世,残疾地活着,该如何是好。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回复


来自泊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愿有人陪你从校服到婚纱,愿有人陪你走过年少轻狂,也陪你走到两鬓斑白。许你一场相见如故,眉目成书。回复


来自枣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爱情就象天花,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那么一次,而且正如天花那样,我们一生只会得一次,你永远不用担心会得到第二次。回复


来自丰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如果我是女人,我将乐意与艺术家交朋友,听他谈作品,发牢骚,讲疯话。但我决不嫁给他。读艺术家的作品是享受,和艺术家一起生活却是苦难。艺术家的爱情大多以不幸结束,责任决不在女人。他心中有地狱,没有人能够引他进入天堂。回复


来自叶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月光你能否将我的梦魂带去,放在离她三五尺的玉兰花枝上。回复


来自白银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我想携着她的手, 往明月多处走—— 一样是清光,我想,圆满或残缺。 庭前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她有的是爱花癖, 我忍看它的怜惜——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浓荫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她受了秋凉, 不如从前浏亮——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但这莺,这一树残花,这半轮月—— 我独自沉吟, 对着我的身影—— 她在哪里呀,为什么伤悲,调谢,残缺?回复


来自应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我觉得成熟的感情应该是,两个人懂得了为以后做计划,什么时候买房,什么时候结婚,如何赡养老人,如何规划职业,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如何处理生活中的矛盾。懂得了宽容和理解,不会再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彼此考验,所有的爱意和浪漫都根植于生活,平淡度日,全心相待。回复


来自大石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的习惯是随便走走,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这里的热闹的街巷和冷僻的角落。在这途中,难免暂时地迷路,但心中一定要有把握,自信能记起回住处的路线,否则便会感觉不踏实。我想,人生也是如此。回复


来自张家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5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回复


来自阜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5

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大多数时候,我们说得越多,彼此的距离却越远,矛盾也越多。在沟通中,大多数人总是急于表达自己,一吐为快,却一点也不懂对方。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懂与不懂,不多说。心乱心静,慢慢说。若真没话,就别说。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