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育信息技术】办学困难重重 柳州一特教学校创办23年面临关闭


发布时间:2020-11-25 07:05:03 阅读量:59098 作者:涛宇

目前,柳北区育才特教学校有两个校区,一个位于雅儒路,一个位于鹧鸪江路北岸村,两个校区的学生加起来共有95人现代教育信息技术。

办学遭遇重重困难,老夫妇打算关闭创办23年的特教学校,但是——

如果学校停办了 60名残障孩子怎么办?

对82岁的许为忠老人和77岁的老伴王尉文来说,维持了23年的特教学校是他们最大的牵挂,这个他们一手办起的学校,是60名残障孩子的乐园。如今,学校办学遇到诸多困难,面临停办的境遇。25日下午,鱼峰区相关部门组织多位爱心企业家来到致柳特教学校。在座谈时,老人流下眼泪,坦露了停办学校的想法。记者颜篁 摄

一名学生在跳“骑马舞”

孩子在帮王尉文捶背,跟她开玩笑。

创办已经23年的柳州市致柳特教学校可能要停办了!当这个令人吃惊的消息传出后,学生家长们着急了,长期关心这些特殊孩子的热心人士也着急了。更为着急的其实是学校创办人许为忠、王尉文夫妇。对他们来说,维持了23年的学校就是他们的“孩子”,这个“孩子”如今是年事已高的他们的最大牵挂。

让人无奈的念头

“学校办学面临很多困难,现在确实有这个念头,办完这个学期就打算不办了。”25日下午,鱼峰区相关部门组织多位爱心企业家来到致柳特教学校。在与他们座谈时,82岁的许为忠坦露了内心的想法。

不过刚说完这番话,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接过旁人递上的纸巾,他不停地擦拭自己的眼眶。

年轻的企业家们争相询问,自己是否能做些什么,给学校提供一些帮助。“没必要,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没有制度性的扶持,我们要维持下去真的很困难。”许说,这些年来,教育部门对普通中小学生的补贴力度很大,但自己学校的学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这一现实令他颇为失望,甚至心灰意冷。

“老头子他就是嘴上顽固,其实我们心里哪舍得下,(学校)真要停办了,这60个孩子怎么办,他们到哪去呢?”77岁的王尉文在一旁补充道,虽然困难很多,但只要有一丝机会能够支撑下去,夫妇俩就不会放弃。

实际上,这并不是夫妇俩第一次产生停办学校的念头。2011年9月,因无力招聘到合适的师资,许曾前往教育部门申请停办;但为了求学的孩子们,他们最终想尽办法挺过了那次难关。

聊起学校环境优美,许为忠就开心起来了。

令人心酸的现实

柳州市西江路42号是一处幽静的小院落,院中绿树成荫,屋子里桌椅整齐;从外观上看,它就是一所普通的小学校。但不普通的是,在这里就读的是60名中、重度智力残障人士,他们的年龄从七八岁至二十岁不等。

1991年,退休老人许为忠、王尉文在这里盖起院落,创办了致柳特教学校。

回忆起办校的初衷,王说,自己本是小学教师,退休后也想继续搞教育,找点事做。另外,许的许多家人生活在香港等城市,他去探亲时发现那些地方的特教教育办得很好,而当时柳州却没有一所这样的学校,夫妇俩最后决定为这部分孩子办所学校。

23年来,有多少孩子从学校走出去,夫妇俩已记不清了。但是他们知道,一些毕业的学生已进入烟厂等单位工作,能够自食其力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办学最好的回报。

但近年来,学校的经营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困难。王表示,因为经费不足,难以聘请到足够的师资是最大的困难。

目前,学校有包括王尉文在内的5位专任老师,每位老师负责的学生多达10多名。而根据规定,一位老师负责的残障学生不应超过5名。

“没办法,学生缴纳的学费,基本上刚好就够这些老师及护理员们的工资支出,而水电费、购买设备等很多支出,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王介绍。

为了节省开支,学校食堂至今没有使用燃气灶,而是坚持烧煤球,王更是每天坚持到菜市场砍价,就为了省下一点采购费用。而学校里的电视、办公家具等设备也多是王从自家或朋友家搬来的。活动室里的那台用了10多年的电视机,播放图像已很不清晰了,但孩子们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同样,为了节省人力开支,许多年来身兼了杂工、电工等多项职责,教室里的电灯坏了,都是年事已高的他爬上爬下进行维修。“这两年干不动了,一爬上高处就头晕,血压高了。”没办法的时候,许只能找来隔壁酒店的保安帮忙。

残障孩子的乐园

资金缺乏,精力不济,这些实际困难让夫妇俩产生了停办学校的念头。但想到目前在读的60个孩子的去处,却又令他们难以抉择。

“学校如果不办了,孩子们又该去哪里呢?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王尉文几次对着自己发问现代教育信息技术。

许为忠也提出,如果本地有公办的特教学校,能够承担起这些孩子的教育职责,那他们的选择就简单很多了。

在许为忠、王尉文夫妇心里,学校是他们难以割舍的“孩子”;而在孩子们的心里,这所学校就是他们成长的最好乐园。

25日,吃过晚饭之后,小清(化名)和小柳(化名)在空地上玩起了剪刀、石头、布的游戏。虽然小清每次都只会出布,但两个小女孩依然玩得不亦乐乎。

前来接孩子的家长韦女士也称,致柳特教学校是自己费尽周折为儿子找到的一所合适的学校。她表示,儿子在学校的一年多时间里,学会了不少生活常识,也学到了很多知识,这让她对儿子未来能够步入社会并自食其力充满了信心。

“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同学间的歧视,有的是情况类似的玩伴,让儿子也拥有了一个快乐成长的地方。”韦称,儿子虽然有智力上的障碍,但他同样拥有很强的自尊心,也需要一个相互尊重的成长环境。

“作为家长,我们肯定希望学校能够长久办下去,希望学校能够得到更多的扶持。”韦说。

致柳特教面临停办危机,另一所民办特教学校却发展较快

社会各界支持 育才特教困境中前行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周育舟

在柳州,还有一所与致柳特教类似的学校,那就是柳州市育才特教学校。正是在社会各界的扶持下,这所学校的生存条件发生了巨大的改观。从育才特教学校的发展历程中,或许能够给人们带来一些启示。

1998年,柳州市育才特教学校在庆丰路一间平房创办,创办人为2013年南国今报公民榜样候选人——“特教阿婆”胡惠月。据了解,在学校创办之前,为了解柳北区目前患有自闭及智障儿童的人数,胡和柳北区残联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长时间的下户调查,凭借对教育事业和自闭症儿童的关心,胡一人扛起了学校的所有事务,每月800元的房租,也是她从自己的退休金里省下来的。

学校发展

离不开各界支持

育才特教创办之初,只有8名学生,胡惠月一人负责照顾学生们的饮食起居。1999年,在柳北区民政局的帮助下,学校搬到了三中路的一间民房,房租也降到了500元/月。一些年轻的师资力量的注入,也让学校的教学渐渐有了起色。柳北区民政局还特地送来课桌椅,使得学校的教学环境也有了很大改观。

但是由于这间民房采光不好,楼梯较高,许多孩子肢体不协调,上下楼梯的时候经常摔倒,因此胡又将校址迁到了雅儒路的一间小院,有了两层楼的教学楼,但一年需缴纳4万元的租金。自从搬至雅儒路后,学生渐渐多了起来,最多一次容纳200多名学生同时求学。

胡惠月说,办学规模的逐渐扩大,离不开政府各部门的支持。从2004年起,柳北区教育局就给予25名特困生每学期每人250元的困难补助;柳州市教育局给予每名学生每学期300元左右的办学经费;柳州市残联也给每名学生每年600元的补助,这笔费用学校用于减免学生的生活费。同时,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帮助下,学校的运转已完全走向正轨。

“目前学校共有20多名老师,每年市教育局都会给老师外出学习的机会,而老师的工资待遇也比创校初期提高了不少。”胡惠月说。

仍有许多困难

亟待解决

虽然目前育才特教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但在胡惠月看来,学校仍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

从育才特教学校教学环境来说,在雅儒校区,孩子们只能在一块小小的空地上进行自由活动;而在北岸校区,也没有一条完整的环形跑道现代教育信息技术。从师资力量来说,虽然目前有20多名老师,但大多都是从师专院校的普通专业毕业,没有专门从事特殊教育学习研究的相关经验。

“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强对贫困特教学生的支持。”胡惠月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希望得到整个社会对特教事业的关注和理解。“像在我们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的大部分是年轻女老师,有些老师的家人非常支持她们的工作,但有些则会觉得这项工作既辛苦又不得钱,所以总是劝她们改行。”胡惠月表示,虽然是民办学校要向家长收费,但是老师们付出的心血要远远高于拿到手的工资。

对此,柳北区教育局副局长黄迪表示,从事特教工作需要付出极大的爱心和耐心,因此城区教育局对胡惠月的特教学校会尽可能地给予帮助和支持,等到针对特教事业具体的指导性的扶助政策出台后,相信特教事业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民办特教发展制度扶持是关键

古心

苦心经营了23年的致柳特教学校,因遭遇重重现实困难,许为忠、王尉文夫妇俩向他人吐露了想停办的念头。按理说,面对相关机构和爱心企业家送上门的援手,处在困境中的夫妇俩应该欣然接纳才是,但他们却口气异常坚决地给予了拒绝。这着实让人意外。

是他们太顽固、办学观念太陈旧吗?也许会有人这么认为,但是笔者却很能理解这对将20多年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了特教教育的老人。因为从许为忠以下颇有怨气的表述中,笔者感受到的是他对于制度层面扶持的渴望:“如果没有制度性的扶持,我们要维持下去真的很困难。”

说到民办特教事业的从事者,我们首先应该为他们喝彩,因为他们对于残障孩子的那份热爱和奉献。不过如果纯粹从经济关系来说,民办特教学校也是门生意,纵使从事者再有奉献精神,但要长期维持下去,至少得保证经营平衡。否则,面对需持续投入的教育行业,个人层面的支撑是难以为继的。

而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单纯依靠收取学生的学费,民办特教学校必然面对经费不足的状况,致柳特教如是,育才特教同样如是。

许为忠是明白人,他知道制度层面的扶持才是民办特教学校最坚强的后盾。而偶发的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只能够锦上添花。

而无独有偶,虽然胡惠月所创办的育才特教在社会各界支持下发展迅速,但有关教育人士也呼吁有关指导性扶助政策出台。

而这,就需要有关部门针对民办特教学校制订相关补贴制度,为残障孩子的教育付出一些“成本”。

学校 特教 办学

上一篇: 作弊行为玷污校园 遏制作弊不能止于口头喊打

下一篇: 上海师范大学为本科生集体购买实习保险

网友评论:

来自高雄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生活就是这样,脚长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就对了,直到向往的风景,变成走过的地方。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演出,踩着别人的脚印,开辟出自己的领土。回复


来自吉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人生只有回不去的过去,没有过不去的当下。回复


来自金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聊再多的天都不如见一次面来得实在。回复


来自双流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我唯愿保持住一份生命的本色,一份能够安静聆听别的生命也使别的生命愿意安静聆听的纯真,此中的快乐远非浮华功名可比。回复


来自卫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必须重新站起来,告诉自己,继续走吧,路途尚未结束,即使重新捡起的东西已被踩得粉碎。回复


来自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路还长,别太狂,以后指不定谁辉煌。回复


来自定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明知道你的签名写的不是为我,而我却自欺欺人的对号入座。回复


来自苏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不要问别人好不好看,你努力合群的样子,并不漂亮,你的生活不会因为别人的话变好。回复


来自铁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3

生活是根绳,总是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在岁月中艰难的跋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故事。人总是要成熟,将这个浮华的世界慢慢看清楚。有些痛,只有自己懂。回复


来自浏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3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我们不说不染颜色,但求染得颜色能恰到好处,就像一幅画,各种各样的色彩汇成令人赏心悦目的画,而不是各种各样的色彩糅杂成一团。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