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莱教育招聘】学生称遭老师打数个耳光 家长索赔称少于30万别谈


发布时间:2020-10-30 23:58:43 阅读量:34092 作者:楠峻

老师当着全班同学伤我面子艾莱教育招聘

老师打学生?家长说:先赔30万吧

小林坚称被扇了耳光,但老师及其他同学说只是“碰了几下”;目前老师已赔付3000元,民警介入协调

合川太和中学高二(12)班最后一排左起第三个座位异常整齐。一张张空白试卷安静地叠放在铺了报纸的桌面上,这个座位已连续空了6天。

6天来,前任班主任李明(化名)也夜夜难寐,他于本周一被学校停了班主任职务,一切都源于12月8日下午的一次“误会”。

自习时发生了一件事

高二(12)班的班长朱鑫城讲述了12月8日下午发生的事:“我们周六通常都是在学校上自习,但没老师上课。8号下午的第二、三节课,大家聚在教室里进行数学测验。第二节课上了10分钟左右,班主任李老师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他身上有酒味,但看起来还是很清醒。他走到最后一排,推醒正在睡觉的小林后,就离开了。”朱鑫城说,第三节课后,李老师又来到教室,见小林仍埋头趴在桌上,他就径直走到小林座位旁,一手托他的下巴,另一只手放在他头部,试图让小林抬起头来。

坐在小林旁边的同学陈志益回忆:“被老师扳起脸来的小林满脸怒意,双眼死死地瞪着李老师,并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同学纷纷转过头来看,李老师说了一句‘考试完了再说’,就走出了教室。”

李明走后,陈志益听见小林弯着腰悄声给家人打电话,“大致意思是说老师让自己在同学面前丢了脸。”下课后,同学们听着小林叫嚷“要让年级主任评评理”,此后,就再也没回过教室。

老师学生说法大不同

李明今年31岁,是合川太和中学的物理老师,兼任高二(12)班的班主任,从教7年,有两年的班主任经历。

12月8日中午,因为朋友从潼南来合川玩,李明做东在太和镇一家餐馆请朋友吃饭,“我喝了一瓶啤酒。”

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李明回到学校,站在1楼教室的窗户外,看到最后一排的小林趴在桌上睡觉。“我开玩笑似地捏了捏他的脖子,他醒后我就走了。”

李明说,当自己第三节课再回到班上时,小林仍趴在桌上,“好像是在低头翻小说,当我把他下巴抬起来的时候,他一下就站起来了,瞪着我艾莱教育招聘。”李明说,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他决定下课再找小林谈话。

小林本人的说法却与李明不一致。“当李老师第二次满身酒味地回教室时,他走到我旁边,不分青红皂白地扇了我四五耳光,并且还问我‘你还不服气’。”小林说,当自己被老师扇了几耳光后,出现了头昏症状,于是打电话通知了家人。

家长来了民警也来了

就在小林打电话的同时,李明接到电话,要去送别朋友,于是离开了学校。

下午5点多,李明回到家为手机充电,“刚一开机,手机就显示数条来自学校年级组长、保卫科长、德育主任和教导主任的未接来电。”

“听说你和学生发生了矛盾,派出所都来了,快点来学校。”听着电话里急促的说话声,李明感到莫名其妙。

8日下午6点左右,学校德育处办公室内坐满了校领导、派出所民警和小林的爸爸、姑爷、姐姐和姐夫。李明记得,自己刚进办公室,小林的爸爸就气愤地走过来,说:“我从小都没打过我娃儿,你凭什么打他?”“我哪里把他打了?”李明不解。“你平白无故地扇了他十几耳光!”“完全是诬赖我……”

李明说,虽然自己极力解释,但学生家长均不理会。最后,在民警调解下,双方决定先到医院,为小林作检查。

“来到医院后,小林就喊头痛,想呕吐。但医生喊他住院,他又不愿意。”李明说,他分别陪同小林及家人到合川人民医院检查三次,共赔偿2000元现金,付了1000多元的医疗费。“医院两次CT诊断报告单都显示小林头颅未见明显异常情况。”

“赔偿少了30万别谈”

李明说,小林的姑爷让他开个价,包括这几天的误工费、持续医疗费、营养补充还有学生心灵创伤费。“我不是给了3000多元吗?”“……少了30万谈都不要谈。”李明称,对方表示,如果不答应就只剩3条路,“第一就是让媒体曝光,第二是向教委举报,还有就是发到网上去。”

因为小林父母工作繁忙,小林在校事务均由其姑爷吴小林照料。昨日,吴小林表示,侄儿出现了轻微脑震荡,正在医院治疗中,“不定时地存在呕吐、头痛。目前,因坚持输液,情况有所好转。”

“30万的赔偿费不算高,但具体数目还得根据孩子的治疗情况来定。”吴小林表示,如果侄儿用不到那么多钱,可以退还给李明。

“毕竟还是一段师生情,我们也不想走法律程序。”吴小林称,希望与李明私下和解。但李明表示,如果小林家长继续狮子大开口,自己会坚持走法律程序。

新闻面对面>

自习时学生趴在桌上,老师发现后,走上前“开玩笑似地捏了捏他的脖子”,但学生说的是“他打了我四五耳光”。现在,老师被停班主任一职,学生家长索赔30万元,但真相却仍未查出来,老师和学生,到底谁说了假话?

昨日,合川太和镇,当事老师情绪低迷。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实习生 苏思 摄

老师李明:

学生把我当仇人看觉得心寒

重庆晨报:你究竟扇学生耳光没?

李明:我绝对没有扇他耳光,全班同学可以作证。

重庆晨报:那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李明:根源是我没有及时与学生沟通。因为小林时常违反班级纪律,我曾说过要给学校报处分和请家长,这可能也有一定原因。

重庆晨报:对自己的教师职业怎样评价?

李明:我很喜欢教书,也很看重师生情谊。但这次的事让我有些心寒,学生竟然把我当仇人一样看。

学生小林:

重庆晨报:对李老师印象如何?

小林:他还是很好,教书教得好。

重庆晨报:他真的扇了你四五个耳光?

小林:打了的,我也没做什么错事,主要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让我感觉没面子艾莱教育招聘。

重庆晨报:还想回学校上学吗?

小林:如果我回去,我担心同学因为这件事打我,以前在班上那么多的朋友已经不存在了。(见习记者 刘冰鑫)

郭蔚蔚说,针对我省高校课外体育活动开展情况不容乐观的现状,我省出台了这“十项军规”。这也是国内首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对高校体育进行的专门规定。

吴金成是上茶寨村的人,是从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80后的他在这里待了五年,或许以后还要扎根下去——他找了一个下茶寨的姑娘结婚。

据悉,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自2003年开始研究实施“素质学分制”,至今已有5年。该校2008年版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对非专业素质教育和学分的规定更加明确和详细,涉及创新、创业、素质拓展、演讲、读百本好书、一笔字、一口话、一手文章、社会实践等40多个方面。

老师 学生 耳光

上一篇: 广东职校回应强制学生先买手机再上网:可多元选择

下一篇: 北京通州学生班车超载3人挤俩座位 当地政府介入

网友评论:

来自绵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如果我是女人,我将乐意与艺术家交朋友,听他谈作品,发牢骚,讲疯话。但我决不嫁给他。读艺术家的作品是享受,和艺术家一起生活却是苦难。艺术家的爱情大多以不幸结束,责任决不在女人。他心中有地狱,没有人能够引他进入天堂。回复


来自赤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说什么已过往,骷髅的磷光。回复


来自兰溪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会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回复


来自龙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夜凉如水,遥望繁星,不禁在想:有谁能错过人间的困境,擦净世间的粉尘,看透千姿百态的人生?渺渺尘世,很多人不能,既然不能,不如敞开心扉,坦然面对,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去开拓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温馨生活,与春天拥抱,与大自然拥抱,与未来的人生牵手。回复


来自冷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我只希望我所爱的女人,平凡而孱弱,不必事事自己挡在前头,任何事情发生,都可以有人替她遮挡风雨,尽力照顾她,疼爱她。我只希望你可以从容幸福,安宁地过完下半生。我只是要你幸福。回复


来自遂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9

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而我,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因为,有着幸福和快乐,真真切切,下了眉头,却上心头……回复


来自定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9

爱的出发点不一定是身体,但爱到了身体就到了顶点。回复


来自保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9

愿有人陪你从校服到婚纱,愿有人陪你走过年少轻狂,也陪你走到两鬓斑白。许你一场相见如故,眉目成书。回复


来自利川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8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回复


来自玉溪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8

没人会在乎你难过什么,感同身受是假的,自己心里明白就好,爱你的人会想办法逗你开心。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