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教育项目】上海“毒校服”事件引质疑 学校管理模式亟待转变


发布时间:2020-10-23 14:07:47 阅读量:858 作者:瀚天

对于市民的质疑中美教育项目,当地教育部门以及质监部门都有话要说:

上海“毒校服”事件引发社会质疑

遏制害人产品进校园需转变学校管理模式

抽查22批次校服产品,6批次产品不合格;

21所中小学学生穿着;

生产含有致癌风险校服的企业3年4次抽查不合格;

……

当上述一系列数字和“毒校服”联系在一起时,注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开学前,在上海质监部门对学生服质量的专项抽查中,上海欧霞时装公司生产的一款冬季校服被检出含有致癌风险。目前,质监部门已立案调查,教育部门已要求采购该公司产品的21所学校学生暂停穿着学生服。

“我们一来担心‘毒校服’影响孩子健康,二来怀疑‘毒校服’背后有猫腻。”作为学生家长,上海市民赵洁的不满顺着电话电波毫不掩饰地传递到记者的耳朵里,“当然这都是猜测,要消除我们的疑问,就需要教育部门与学校自证清白,质监部门也要解释为何三年均不合格的产品、厂家仍如此‘逍遥’。”

教育局有关人士称,现在校服都是由学校自己找厂家订购,教育局只负责核价,即一年做几套、不能超过多少钱,但服装的质量问题,因为教育局方面不懂服装,所以无法监管。校服的质量主要是质量监督部门在管,教育局是协管;

上海质监局则告知,对于上海校服生产企业没有明确准入机制,服装厂都可以生产校服。质监部门只能抽查,对于不合格产品会在网上公开。

如此看来,一边是校服生产企业无准入门槛,另一边是学校“自己买”缺乏统一标准,解决校服质量安全问题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中美教育项目。

“关于监管,我国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缺乏,主要是执行不力的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记者表示,在这起“毒校服”事件中,目前社会舆论主要集中在不合格校服生产企业的资质以及校方为何要购买质量连年不合格的“上黑榜”产品,“此外,还需要注意到,此次校服抽查的合格率远远低于市场销售服装的合格率,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供应市场的之所以合格率高一些,是因为有消费者的监督等。供应给学校的反而质量不把控,那么就可能是因为只要把人际关系搞好就可以了。”熊丙奇说,学校采购往往是由校方“一言堂”,“这就很难避免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的存在”。

由此,熊丙奇认为,在追究涉事企业责任的同时,还应调查背后是否存在权钱交易问题,“若没有严格的处理,那么此类问题仍将层出不穷,学校安全得不到保障”。

的确,查阅相关资料,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从“毒校服”、“黑心棉”、“床垮垮”到不合格饭菜都出现在了无比圣洁的学校中,而使用者均是被称之为祖国未来的学生们中美教育项目。

“诸如文具、设备等采购属于政府采购的范畴,而需要学生交纳一部分费用的如校服、住校被褥、午餐等则是属于学校自行采购的范围,由于没有使用国家的财政资金,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严格的采购程序。”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姚金菊说,属于学校资产的采购是根据政府采购进行的,“那么包括校服在内的其他物品的采购,为保证质量则可以在政府采购的供应商目录中进行选择”。

“目前有很多人呼吁加强行政管理,比如建立‘企业黑名单’或者对生产校服的企业建立准入机制,这样的结果只会造成新的行政审批,可能会造成新的权力寻租空间。所以,根本解决之道是中小学建立家长委员会,家长通过该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中的重大事宜,特别是和学生权益紧密相关的决策要有家长的参与,从而避免有可能出现的权力寻租等问题,这是解决学校安全、将不合格产品挡在学校之外的关键。”熊丙奇说。

“在转变学校管理模式的过程中,还可以改变和行政机关的关系。比如学校可以主动和质监部门进行沟通,建立合作关系。”姚金菊说,学校也应提高风险管理的意识,“除了家长外,还要加强同社会各方面的协作”。(记者赵丽)

校服 上海 产品

上一篇: 朱清时:南科大今年有望“转正” 最多招生200人

下一篇: 教育部到安徽督导检查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网友评论:

来自江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3

生活中的不如意,非常不值得我们去气馁、去悲伤、去失望。换一种方法,换一种态度,换一种角度看世界。生活中的不幸也许会变成人生最明亮的明灯,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回复


来自双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3

给不了她未来,就别坏了她的清白。 做不了良人也别做贱人。回复


来自临湘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3

其实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生活会怎样.。回复


来自舒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3

有梦想,就要捍卫它。人们和你说不可能,只是因为他们自己办不到。想追求什么,就去努力,奋斗吧!回复


来自桦甸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3

世界上最难忘记的两件事,一是遇见,二是忘记。回复


来自延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2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她的一滴泪,她的一阵心酸,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但我还是甘愿,即使我粉身的消息传到他的心里如同传给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我还是甘愿!回复


来自巴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2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回复


来自四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2

如果不能打破心的禁锢,即使给你整个天空,你也找不到自由的感觉。回复


来自娄底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不要给我一整片森林,那我会迷路。我愿意为一颗树,放弃一大片原本就不属于我的森林。我只希望这棵树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它可以不高,但可以给我一片树荫,容我安安静静休息。我不贪心,我只是要你这一棵树。回复


来自仁怀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你知道我,拿起来,放不下,所以请不要再忘记我了。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