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家教育】大学生三年如一日背瘫痪教师进课堂授课(图)


发布时间:2020-10-20 19:42:08 阅读量:34501 作者:敬洪

平时,都是男孩子们推他到外面理发店剪的梦家教育。

他是老师:

“如果没有他们,我现在不会活着。”

他们是学生:

“单老师不容易,照顾他是应该的。”

三年如一日

一老一少,腹背相依。两个人,共用一双腿,从家到学校,跨过一级级台阶,走向辽宁行政学院二楼的多媒体教室。后面,几个男生抬着轮椅。轮椅放到讲台上,再把老师轻轻放到轮椅上,男生们回到座位,仰起脸,认真听讲。

这样的场景,已循环三年。

做老师的那位,张不开口对他的学生说声谢,一个谢字太轻了;

做学生的那些,却很想说老师不用谢,你已经给了我们太多。

1

失去了双腿,可是他还有许许多多的学生

单希光,55岁,辽宁行政学院老师,教授工程制图,20多年教龄。

虽已头发斑白,衣着色旧,仍掩不住教师特有的尊严和气质。

10年前,因为脉管炎,他被锯掉一条腿。5年前,另一条腿也未能幸免,曾经高大魁梧的身躯只剩下一半,把他的人生也陡然锯成上下两截。

最初,单希光住在四楼。很多个夜不能寐的晚上,他把轮椅摇到阳台上,想纵身从窗口跃下。生活的跌宕扫平了他的勇气和曾经的风光,现实的难题更让人心灰意冷——别说活着,想死,或许都不能独自完成。

惟一的儿子学业有成,上完硕士上博士,他不能把儿子捆在身边。课还是要上的,他从来没想过离开讲台。可是,去上课,那些水泥的楼梯和台阶,变成生活里最坚硬的障碍。

雇人。他花钱雇人背他去上课,下课后再背回家。可是这看似简单的活儿却没人愿意干。一周只有两天有课,雇来的人总要去找别的活儿干,找到别的活儿这个背人上班的活儿难免中断。

万幸的是,他的工作是当老师,他有许许多多的学生。

学生们承担了背他去上课的重任,这一背,就是三年。

失去双腿独自生活的艰难,不胜枚举。如果手里拿个东西,他连轮椅也没法移动。

一次,他从床上往轮椅里挪动,摔到地上,肋骨折断。马上给学生打电话,孩子们立刻从学校赶来,送他去医院。

凌晨三点,他心脏病突发,按下的电话,不是儿子的,而是学生梦家教育。

仅去年一年,他住过的医院就有四五家之多。伫立床边端水喂饭的,总是学生——那些90后的孩子,可都是家里的独苗、宝贝疙瘩啊。

不光是这些。

没课的时候,男孩们不时来到他家,陪他谈天说地,干些家务活。天好的时候,推他出去散步。

女孩子们不时来到他家,给他收拾屋子,做饭。

每个星期,男孩们都带他去浴池洗澡。

所有吃的用的,都是学生们给他买回家。

“他们真是招之即来。”他这样感慨。

2

从家里到课堂,师生一起走过了三年

3月9日,周三。每周的这一天和周五,单老师共有三个学时的课。

“咚咚咚——”下午1点,敲门声准时响起在这间只有30多平方米的陋室。

单老师摇着轮椅去开门,他如今已搬到一楼。两个瘦瘦的大男孩走了进来,唇边一层小绒毛,都不到20岁的样子。

“老师,你这头型挺精神啊,谁给你剪的?”

摸了摸自己花白的“板寸”,单老师露出仁爱的笑容:“吴晓暚剪的”,说着举起桌上一个很小的剪刀:“她就用这个小剪子给我剪的。”

“老师,咱们该走了。”叫廉博琳的男孩摘下衣挂上的外套,细心地给老师穿上,另一个叫黄长亮的男孩跑到楼道里,拿出门背后一块大木板,熟练地搭在两级台阶上。木板的宽度和台阶的宽度刚好一样。

“老师,今天风大,你用不用戴帽子?”

“不用了,走吧。等等,我钥匙呢?”

“别着急,老师。”两个男孩四下里找钥匙。

找好钥匙,又帮老师拿上手机,最后还不忘提醒:“还有要拿的吗?”

两个男孩小心地把轮椅抬出门口,锁好门,顺着搭好的木板将轮椅慢慢移下。

早春的午后有些风,但阳光明媚。出了辽宁行政学院的家属院向南,是一条安静的小马路,十来分钟后,便进入学校大门。

教学楼前,几个稍大点的男孩等在那里,他们都是2009级房地产经营与估价班的,单教师去年教过的学生。

一个身材壮壮的男孩马步半蹲,单老师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脖子,男孩就势回手抓住老师的胳膊,让老师紧紧地趴在自己身上,然后一起身,背着老师向二楼的教室走去。后面的几个男孩很默契地抬起轮椅,跟着上了楼。

正往楼里涌的学生们自动让出一条道,目视着已经习以为常的一景。

一老一少,紧紧相依。两个人,共用一双腿。

来到教室,轮椅已经摆到讲台上,背着老师的男孩小心把他放回轮椅中。其他几个男孩熟练地打开讲台上的电脑,帮老师准备上课前的工具。

铃声响起……

3

他感谢学生,可学生们说老师给的更多

三年,一如既往。单老师的心里,留下一长串温暖的名字:高广、欧永腾、郭亮、菅鑫、王腾达、齐永发、尹婷……他很少对这些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学生说一句谢谢,不是不感谢,是因为一句谢谢,实在太轻了。他这样评价孩子们带给他的东西:“如果没有他们,我现在不会活着。”

还有院里、工会、团委、居民委员会……感激的人太多,多得让单老师的心里有点不安,因为他是那么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曾经,他是经济管理系主任,那么的要强能干。

但是学生们却说:“单老师太不容易了,他这样还给我们上课,对我们本身就是一种鼓舞,老师怎么用得着对学生说谢呢梦家教育。”

截去一双腿,他多了许多双腿。

生命如水,唯有被爱镀过金的日子永远闪着光。(张萍 沈生 陈平)

“现在有些学校在食堂管理的问题上打擦边球,把引入社会化服务等同于食堂对外承包。购买社会化服务的本意应该是学校强化食物原料等方面的监管,具体的餐饮制作交由社会化来运营。但现在往往是学校简单对外一包了之。”海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服务监管处副处长王卫红说,由于《海南省学校食堂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试行)》还没有进入人大立法程序,目前只能作为学校食堂的规范,不能作为监管部门的执法依据。海口市滨海第九小学外包食堂违反了“学校食堂不得对外承包”的规定,但相关部门对此没有执法权。

此前,12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老师与米歇尔·博伊恩学校学生们济济一堂,联欢庆新春。孔子学院院长李夏德和马晓燕向到场的150多名奥地利各界友人致以新春的问候。

数学维持原有分值不变,仍为150分。在命题方面要注重基本的数学能力、数学素养和学习潜能的考查,强调通性通法,注意数学应用,考查学生分析、解决综合问题的能力。

老师 轮椅 学生

上一篇: 高校迎来开学季 高科技迎新大行其道

下一篇: 黑龙江:高校毕业生可参与科研专项研究

网友评论:

来自商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谁的寂寞覆我华裳,谁的华裳覆我肩膀。回复


来自密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有的人25岁就死了,只是到75岁才埋葬。我们究竟是活了365天,还是活了1天,重复了364遍。回复


来自龙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如果我们想交朋友,就要先为别人做些事,那些需要花时间、体力、体贴、奉献才能做到的事。回复


来自樟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你瘦,美,有钱,脑子也好,有独立的人格和照顾自己的能力。你不会败给这个社会,所以也请一定不要败给自我否定。回复


来自三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对我来说,最难解决的事情是,如何才能不想你。回复


来自浏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如果你不快乐,那就出去走走,世界这么大。风景很美、机会很多、人生很短,不要蜷缩在一处阴影中。回复


来自双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悲伤是饼干,安静地发霉,过三天它就会变成漂亮的绿色霉斑,不能吃下它,也可以拍张照片做纪念。回复


来自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一个人的知识,通过学习可以得到;一个人的成长,就必须通过磨练。回复


来自永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深秋无痕,寄语时光。内心清苦,终究是自己的事情,久了那种痛会麻木会被隐藏。她说心之所安,魂之所安,怜我却只能在心中叹息。她说,爱情就好像自己与自己对话,冷暖自知。她说,要学会宽慰自己,别怕,慢慢来,我陪你一起走下去。回复


来自钟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生命中的许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刻意强求的得不到,而不曾被期待的往往会不期而至。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