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湛教育部】小卖部老板防鼠患鼠药注射进米花糖 被小孩偷走


发布时间:2020-10-20 21:58:10 阅读量:290 作者:君昊

当着小伙伴的面,浩浩终于吞吞吐吐说:“丢在路上了王湛教育部。”他说自己吓坏了,记不清丢在哪段路路边了。

小卖部老板说,就是在这种米花糖里放了老鼠药。

心急火燎 小时

在沙坪坝陈家桥桥北社区开小卖部的廖先生,为对付鼠患将老鼠药用针管注入4包米花糖里,并在上面标注了红圈,将它们放在隐蔽墙角。上周日下午,他半掩卷帘门睡觉,被一阵响声惊醒。起床一看,一名小孩正从卷帘门下钻出去。

“站到!”廖先生大吼一声,小孩一溜烟跑远了。廖先生立即清理东西,当即吓出一身冷汗———藏在墙角空调旁的一包注了老鼠药的米花糖,不见了……

小孩进门拿东西 不见一包米花糖

廖先生说,自己的小卖部主要批发各类饮料,也顺带卖点零食。前几天,为对付鼠患,廖先生买来老鼠药,用针管打进未启封的米花糖里,一共4包。为避免误拿误食,廖先生将这4包米花糖,用红笔画上了大大的一个实心圆圈。这4包米花糖分别放在空调下、桌子下。

11月17日,正好是周日。廖先生吃完午饭后将卷帘门半拉下睡觉。下午1点半左右,他被一阵轻微声音惊醒。怀疑是老鼠,他刚走到小卖部前厅,就见一小孩正从卷帘门钻出去。

“站到!你在干啥子?”廖先生立即反应过来,小孩是来拿东西的。他追出去,门外还有一小孩,两人已跑出20多米远。

“站到!”廖先生气愤地喊了几声。两名小孩没停下,跑得更快了。他只好回屋,查看有无物品被拿。这一查,让他从气愤变成了害怕———空调下面藏的那包毒老鼠的米花糖,他上午还看见在原地,如今不翼而飞了。

入室背影很熟悉 像是隔壁小孩子

廖先生回忆起小孩背影,觉得很熟悉。他怀疑是住后面二楼的男孩浩浩。他立即跑去,猛敲门。

门开了。“你孙子在不在家?”廖先生问。“出去耍了。”浩浩奶奶回答。“穿的是不是绿色毛衣?”廖先生很着急。

“对头,下身穿的是牛仔裤,你怎么知道?”奶奶很奇怪。

听到这里,廖先生说自己当时几乎要哭了。“遭了,你娃儿跑到我小卖部,拿走了一包米花糖。”廖先生有点语无伦次。“那包米花糖里有老鼠药,娃儿吃了不得了,要遭中毒。”廖先生说到重点,浩浩奶奶这才被吓住了。

事关人命心头慌 赶紧去了派出所

时间已过去10多分钟了,浩浩没有回家。廖先生跑到陈家桥派出所,将致命米花糖报告给民警。民警盛忠智和孟国明一听完也觉得事态严重,赶来浩浩家。

“娃儿还没回来呀!”浩浩奶奶孙元菊告诉民警。午饭后有小伙伴来找浩浩玩,两人出去了。民警意识到,这包致命米花糖威胁的,可能还不止浩浩一个人。

民警让浩浩奶奶继续在家等,随后带着廖先生出门找人。

10分钟后,在附近找人的盛忠智和孟国明接到孙元菊的电话:“孩子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几人喜出望外,赶紧往回走。

孩子坚称没有拿 走街串户去排危

“小朋友,米花糖拿没拿?”考虑到浩浩只有六岁半,民警不想伤害他,没有用“偷”这种字眼。“没有拿。”浩浩回答。“吃了没有?”民警问。“没有吃。”浩浩回答很简短。

“浩浩,如果吃了一定要说哟,那包米花糖有毒。”民警说。但浩浩依然没松口,“没拿,没吃。”民警没办法。

浩浩告诉民警,当天他们共有4个孩子在玩,只认识其中一个,12岁的小叶王湛教育部。小叶住在陈家桥桥北社区二开发区,至于住在哪一栋,浩浩不知道。

民警开着车来到二开发区。采用首尾夹击找人方式,一人从楼顶开始问,一人从楼下问。一边找人一边问人。

这边,浩浩奶奶孙元菊也很紧张,她继续在家里劝孙子:“浩浩,人命关天哟。”见孙子不开口,孙元菊打电话给了在外打工的儿子媳妇,让他们劝说孩子。

孙元菊事后说,她当时还担心,孙子如果真的吃了带毒米花糖,那么毒性随时可能发作。“我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孙元菊说,一旦孩子有异常反应,就立即送医院。“他可是我们家的独苗苗呀!”

三个男孩全找到 米花糖又断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午3点,民警在6楼终于找到了小叶。

小叶说,自己对米花糖这事一无所知。中午他去找浩浩耍,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个男孩。4人在浩浩家附近拿了点红薯,找来柴禾在小卖部背后烧烤。耍着耍着四人有点口渴了,浩浩说他去拿水,另一个大男孩陪着。

“他们没走几分钟,大男孩就回来,说他们拿水被老板发现了。”

米花糖的线索,在这里又断了。

通过小叶带路,民警找到了小李。下午3点半左右,又找到与浩浩一同去拿水的小丁。

“我和他去买水。”昨日,小丁对重庆晚报记者说,两人到小卖部后,见卷帘门半掩,“他喊我在外面等,他去拿水。”小丁在外面放风,身材小的浩浩钻了进去。不到两分钟,浩浩就跑出来了,让他赶紧跑。他也不知道米花糖的事。

那包致命的米花糖,究竟到哪儿去了?

孩子终于吐实情 草丛翻到米花糖

经过分析,民警认定米花糖可能在浩浩手里,孩子没说实话。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小卖部,廖先生不在。小卖部出来的路,可容一辆车通过,但坑坑洼洼。路两边杂草丛生,垃圾和泥土相伴。

“那包米花糖必须找到,这些小孩没吃,很可能被别的小孩或成人捡到,一样祸害无穷。”盛忠智和孟国明说,他俩立即带领众人,开始对那包致命米花糖展开地毯式搜索:路面坑洼、路边沟坎、草丛、垃圾堆……十分钟后,在距小卖部50多米远的草丛中,终于找到了一包米花糖———江津荷花牌,包装完整,上面有红色圈圈,正是廖先生丢的那包致命米花糖。

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半左右,距事发时间已过去近三小时了。

如孩子误食中毒 老板可不担责

如果孩子误食有毒米花糖中毒王湛教育部,小卖部老板是否担责?

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成员、中豪律师集团重庆事务所傅达庆律师称,对于危险物品,主人有妥善保管义务。老板已将有毒米花糖放在隐蔽地方,他已尽到妥善保管义务,所以对孩子误食可以不担责。孩子中毒,主要是家长监护出了问题。

准备拿毒米花糖

与3个伙伴分享

昨日,陈家桥派出所民警盛忠智说,小卖部老板制成有毒米花糖的这种行为,具有一定危险性,已对其进行了教育。为防止再惹事,包括那包米花糖在内,所有有毒米花糖都被敲碎了,放在更为隐蔽的墙角。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了只有六岁半的浩浩,小家伙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我们当时口渴,就是想进去拿水喝。”当他弯下腰去拿地上放着的可乐时,正好瞄见了空调下面的米花糖。他并没有发现米花糖有异常,只觉得可能很好吃,想拿走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我听到有人在吼我,我很害怕,就跑了,随手就将米花糖扔在路边。”浩浩说,后来因为害怕,所以自己一直不敢承认。

花糖 小卖部 小孩

上一篇: 30女生轮番叫男生起床 “温柔闹钟”让睡神变学霸

下一篇: 首都高校部署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网友评论:

来自梅河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会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回复


来自平顶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孤独和爱是互为根源的,孤独无非是爱寻求接受而不可得,而爱也无非是对他人孤独的发现和抚慰。回复


来自江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哪有什么坚持到底,不过是半途中想后悔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回复


来自格尔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记着,等待是无结果的张望,想等的话就等吧,反正已经绝望。回复


来自任丘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人生三大遗憾:不会选择;不坚持选择;不断地选择。回复


来自商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晴天适合相见,雨天适合思念。回复


来自平度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不要总是踮着脚尖爱一个人,那样很累,撑不了太久。回复


来自宁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得到了成熟,就失去了天真;选择了某种职业的艰辛,却体会不到另一种职业的责任;拥有了喧嚣的城镇,就丧失了寂静的山村;有了安全的港湾,就没有求索的漂泊;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回复


来自连云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如果生活是一杯水,那么痛苦就是掉落杯中的灰尘。没有谁的生活始终充满幸福快乐,总有一些痛苦会折磨我们的心灵。我们可以选择让心静下来,慢慢沉淀那些痛苦。如果总是不断地去搅和,痛苦就会充满我们的生活。所以,即使生活的水杯中落入了灰尘,我们也要努力让每一天都过得清澈。回复


来自衡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其实最遗憾的是从来没有感受过那种被人坚定选择的感觉。他只是刚好需要,你只是刚好在。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