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教育】西北政法大学"维权" "一定要有关部门纠正错误"


发布时间:2020-10-26 11:32:24 阅读量:765 作者:楠峻

贾宇:3月27日晚上知道结果之后,我感觉不可思议新生儿教育。当天晚上,学校召开了党委会部署工作,首先是要安抚老师、学生在知道结果后会产生的“不良情绪”。

“西北政法博士学位授予点事件”暴露了我国大学学位授予体制的问题。在此事件中,校长是一个关键人物。到目前为止,西法大的事件僵持在这样一个阶段:在法定的时间内,陕西省政府必须答复校方的行政复议。

值此,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专访,谈他对此事件的看法。

《人民日报》发文评论此事

评审制度变了味

“陕西参加评审的这8所学校各有特色,确实不好评说,但揭开事件表象,至少可以看到几个问题:一是评审过程不规范,操作程序不公开,留下了猜疑空间;二是专家评审制度频遭诟病,与近年来专家评审走了形、变了味有关;三是学位制度建设逐渐失去其本来的意义,重名分甚于对学术的追求。”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石英不无忧虑地说。

与石英一样,贾宇亦将批评的剑锋直指评审制度本身,不同的是,他批评的不是专家而是学位管理部门,“什么样的学校才能培养博士?一是具有培养的能力和条件,有能力而不培养,是对国家教育资源的浪费;二是从布局上,要看什么行业、什么地区急需培养博士,符合布局的学校就应该在政策上给予支持。但是学位管理部门目前却完全以行政区划来分配博士点名额,这显然不符合实际。陕西省高校云集,近两次新增博士点建设单位却都只有两个名额,院校间的矛盾冲突很大。”

“大跃进”影响教育质量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我国博士生培养近年来的“大跃进”,已经影响到了教育质量新生儿教育。他们建议,要对博士点进行质量评估,对博士授予质量不高的单位,要提出警告甚至取消其博士点。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就在其公开发表的《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中指出,“至少应砍掉一半大学的博士授予资格,并且要保持长期的稳定,不允许普通大学乱串位,也绝不允许任何大学再搞所谓博士点零的突破攻坚战。”

(据《人民日报》)

“我们被彻底激怒了”

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合法处理的话,我们打算自己公示材料,把各大学的材料贴到网上,让大家来评哪个学校强大一些。只要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应该评得出来。

记者:你们学校的师生对“评审”反应激烈的时候,你的表现是什么?

第二天下午,就开始有一些老师呼吁在3月30日早上去政府申请撤销不合理的决定。于是,我们又召开紧急会议,让各学院党委书记深入到学生里面做工作,使“散步”的老师减少了很多,几乎没学生参加。

记者:但3月30日以后,师生的情绪还是一直不稳定。

贾宇:由于我们稳定工作做得及时恰当,给老师做思想工作,政法大学更应该懂法,严格按照程序走。我们向(省里的)学位委员会提交核查资料,要求公示每个申报大学的材料,大家互相监督,这是必须的,从程序上就应该是这样!

记者:作为校长,你能保证你的学校的材料是真的吗?

贾宇:这是我们敢负法律责任的。而有些学校就不一定经得住考验。这种材料造假属于公文造假,按照国外的刑法是要判刑的,叫伪造公文罪,很严重。所以这里一些学校用假材料,政府还要去包庇它、支持它,我们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记者:如果最终的结果不是在真实的材料基础上得出的,你怎么办?

贾宇:其实当材料上报之后、专家评审之前,学位委员会就应该公示。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合法处理的话,我们打算自己公示材料,把各大学的材料贴到网上,让大家来评哪个学校强大一些。只要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应该评得出来。

记者:你们要求材料公示之后,学委会怎么做?

贾宇:在若干学校提反对意见、要求公示材料的情况下,学位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决定8所学校重新填报材料。

如此,我们觉得有希望了。于是我们学校的工作人员就连夜赶材料,几乎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志在把材料按照新标准做到无懈可击。4月13日下午,13位学位委员召开了第二次会议。会议之后学位委员向我们通报说:维持此前的决定。这样,材料也不公示了,坚持错误。

记者:第二次会议后,你是什么反应?

贾宇:我们被彻底激怒了。包括我在内的若干学校的校长表示不能接受,非常愤怒。我感觉被忽悠了,一个行政部门就是这样尊重大学校长的?

回到学校,我就决定按照法律规定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认为学委会所作的行政决定是错误的,其程序违法,结果不公正。而陕西省政府法制办也受理了我们的申请。现在整件事就处于这个阶段,调查机制已经启动,会在一定的时间给予我们答复。

“我不相信哪个领导会‘压’我”

如果牵涉到一个政法大学的行政都不是依法行政,而是个别人在操纵,那我们国家的法制建设还有什么希望?

记者:猜想一下可能的结果?

贾宇:我认为政府有能力纠正错误新生儿教育。(省里)学位委员会的行为显然违法。评审到了上交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仍然要接受审查。

对于这件事情,我个人是这样认为:是非是一定要讲的,违法是一定要纠正的,否则这就是我们这些法律人的失职。因为如果牵涉到一个政法大学的行政都不是依法行政,而是个别人在操纵,那我们国家的法制建设还有什么希望?

记者:你认为纠正的“成本”是什么?

贾宇:成本就是政府的有关部门承认错误,承认错误对有关部门来说很难,但我们一定要他们来纠正错误。

记者: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能不能假设要你必须接受这样的结果?

贾宇:我不相信会有哪个领导会不讲是非、不讲合法违法就简单地“压”我,我不相信会有那样的领导站出来。现在我在进行行政复议,他必须回答我,要么维持,要么纠正。

记者:如果是维持呢?

贾宇:我可以起诉。学委会是政府机关,我可以告省政府。

记者:但是你身为校长,一个厅级干部,愿意告省政府吗?

贾宇:一个校长怎么会是一个厅级干部呢?大学校长就是学者,责任是办好大学。厅长是行政头衔。不论别人怎么看,我个人不认为我是一个厅级干部。如果要我“下课”,这完全由政府决定,可以的。我本来就是一个学者,我不做校长不见得对我是一件坏事,我可以好好搞我的教育,我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合格的教师、学者。

另一方面,我不认为一个为了学校事业发展而发表意见的校长该被撤职。

记者:但起诉政府是个“严重的问题”,会出现难堪的局面。

贾宇:不严重,其实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是很正常的事情。

记者:你认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事件?为什么国外没有出现类似的现象?

贾宇:行政化是学术的天敌。我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教育行政化、学术行政化。最近两会有委员表示,教师教案要上交有关部门检查,这简直就是“教鱼游泳”。当然,政治方向我们是要把握的,但行政介入不能到具体的教育环节。在国外,只要学生觉得哪个学校够条件就可以报读该学校,学校不需要审批博士授予点,只要学校能招到博士就能带博士。

记者:你的意思是,这些问题是“管”出来的。

贾宇:绝对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在吉林大学、武汉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带博士,就是在陕西本校不能带博士,这能说是我们老师水平不高吗?我们学校在国家社科项目的承担连续两年排名全省前三位,这能说我们的科研水平不行吗?事情原委就是,国家分指标,指标到了省里,又不给你,学校自然就不能发展了。

(据《南方人物周刊》)

事件 西北 政法大学

上一篇: 2011年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申报 网评会审结合

下一篇: 浙大“滑板”教授:实验室十几号人都会玩滑板(图)

网友评论:

来自廊坊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6

爱情是以微笑开始,以吻生长,以泪结束。你出生的时候,你哭着,周围的人笑着﹔在生命的尽头,你笑着,而周围的人在哭着。你出生的时候,你哭着,周围的人笑着﹔在生命的尽头,你笑着,而周围的人在哭着。回复


来自襄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6

我没有别的方法,我就有爱;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没有别的能耐,只是爱;没有别的动力,只是爱。回复


来自焦作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6

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回复


来自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6

最好的关系不是随叫随到,每天都聊,而是我发了消息,你看到了自然会回复,我不会因为你没有回复而胡乱猜忌,你也不会因为没有及时回复而感到抱歉,彼此信任,彼此牵挂就够了。回复


来自利川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6

「数大」便是美,碧绿的山坡前几千隻绵羊,挨成一片的雪绒,是美;一天的繁星,千万隻闪亮的眼神,从无极的蓝空中下窥大地,是美;泰山顶上的云海,巨万的云峰在晨光里静定著,是美;大海万顷的波浪,戴著各式的白帽,在日光里动盪著,起落著,是美;爱尔兰附近的那个「羽毛岛」上栖著几千万的飞禽,夕阳西沉时只见一个「羽化」的大空,只是万鸟齐鸣的大声,是美。回复


来自酒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5

做人如流水,你高,我便退去,决不淹没你的优长;你低,我便涌来,决不暴露你的缺陷;你动,我便随行,决不撇下你的孤单;你静,我便长守,决不打扰你的安宁。回复


来自义马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5

人生只有回不去的过去,没有过不去的当下。回复


来自茂名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5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来自雅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4

无论你怎么与他人控制距离,你依然会失去控制,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能让你乖乖交心和伤心。回复


来自南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4

在什么都不确定的年代,我们总是爱得太早、放弃得太快,轻易付出承诺,又不想等待结果 。回复


热门专题